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】(05)【作者:吾系无影无踪】
【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】(05)【作者:吾系无影无踪】
字数:104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五章、沦陷

  「苏曼莎」赶回洛阳,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。

  于睿要进入洛阳,首先就经过北邙,这里原来是天策府的大营,现在已经变成狼牙军的营寨。

  她发现,大批的狼牙军正在演武场集合,有一名武将正在台上训话。于睿觉的那武将很面熟,于是走近一看,吃了一惊。

  台上站着的,正是粉面如霜,威风凛凛的燕忘情。她没有戴面具,但是灰白的长发披下来,盖住半边脸,露出洁白如冰的半边美脸,和一只寒芒毕露的明眸。
  只听她威严地向台下几千名狼牙士兵喝道:「把他带上来!」

  很快,两个士兵押着一个士兵走上台。

  燕忘情怒问:「你,为什么早上没有参加操练?」

  那士兵很慌张,说:「我、我早上肚子疼……」

  「肚子疼就可以不出操?这是谁的军规?」

  「这、这……」那个士兵额头冒汗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燕忘情不想多说,喝道:「按军法,拖下去鞭笞二十下!」

  「将、将军,饶了我吧……」那个士兵哀嚎起来,但是押运的士兵不由分说,将他拖走行刑。台下几千人鸦雀无声,被燕忘情的气势震慑住。

  燕忘情冷冷的扫了士兵们一眼,说道:「以后谁敢违反军令,我绝不饶恕,你们休想心存侥幸。」

  于睿心中震惊,这时的燕忘情和她记忆中,不,是苏曼莎记忆中的悲惨形象截然不同,她竟成为了狼牙军的将领!究竟是她被控制了神智,还是自甘堕落叛国投敌?

  士兵们散队了,燕忘情冷着脸走回营帐,忽然发现「苏曼莎」正站在门口。
  燕忘情眼中闪过一丝异样,冷然问道:「苏长老回来了。」

  于睿打算探一探燕忘情的真意,她笑道:「是的。真没想到,燕统领治军这么严格。」

  燕忘情说:「治军不严,就是自寻死路。」

  于睿问道:「那燕统领训练苍云军的时候,也是这么严厉吗?」

  燕忘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说:「我治军永远如此。」

  于睿慧眼一转,又问:「那已死的薛直将军呢?」

  燕忘情的脸色变的惨白,她咬住牙,说:「他是个懦夫,只会训练出无用的军队。」

  于睿心中叹息,但是不露声色,说:「好吧,燕统领辛苦了,去休息吧。」
  燕忘情问道:「苏长老现在回洛阳吗?」

  于睿摇头道:「不,今天我先休息一下,明早进城。」

  燕忘情眼中明显露出了畏惧,小声说:「好吧,我为长老安排住处。」
  「谢谢。」于睿说,「对了,再问一句,曹雪阳将军现在哪里?」

  「她在武牢关镇守。」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入夜,于睿辗转难眠,她总觉的今天的事有蹊跷,于是起身出门,来到燕忘情的营帐。以她现在「苏曼莎」的身份,进出军营根本无人阻挡。

  但是燕忘情不在。「燕统领哪儿去了?」于睿问守卫。守卫连忙回答,说燕帅去了牢房。

  「牢房?」于睿有些奇怪,转身往牢房走去。

  燕忘情正坐在一张椅子上,冷冷的看着前面。

  前面正趴着一个人,正是白天被责罚的士兵,他被打的皮开肉绽,正在哼哼。
  燕忘情问道:「我的判罚,你可心服?」

  那士兵咬着牙说:「服,服。可是……我被燕帅打成这样,这口怨气却是无法平息了。」

  燕忘情面色铁青,说:「我就知道你有怨恨,所以才来探望你。」

  那个士兵哼了一声,说:「既然如此,燕帅还坐着干什么?你知道现在该怎么做。」

  燕忘情咬着牙,缓缓站起,竟然将身上铠甲一件件脱下,直到全身一丝不挂!
  她屁股上印的两个字「奸」「奴」在灯火下分外醒目。然后她竟然跪了下来,用双膝慢慢挪到那士兵面前,挺起浑圆的双乳,颤抖着对那士兵说:「兵爷,贱……贱奴燕忘情,来给你赔罪了……」

  那士兵露出了淫邪的笑脸:「燕帅……不,是贱奴,你打算怎么赔罪?」
  燕忘情雪白的肌肤在颤抖,说:「请……请兵爷任意责罚……贱奴的身子……」

  那士兵又说:「妈的,我的屁股都被你打烂了,根本站不起来,让我怎么罚你?」

  燕忘情说:「那……那贱奴愿意给兵爷当人肉床……」

  说着,她往后弯下身去,双脚双手着地,背朝下面朝上,变成了一张人肉桌子。

  「哈哈,好,贱奴我来了!」那士兵得意的爬起来,往燕忘情身上一扑。燕忘情感到一股重压压在身上,手脚微微颤动,但还是撑住了。

  「哈哈,好棒的一张人肉床。」那士兵大笑,「燕奴,你就保持这样的动作,不管我怎么操你,你都不许动,听到没?」

  「听、听到了……请兵爷……使劲操贱奴……」燕忘情颤抖着,说出下贱无比的话语,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威严。

  那士兵被燕忘情的下贱表现刺激的淫兴大发,不顾身上伤口疼痛,竖起肉棒,就挺进了燕忘情张开的蜜穴。燕忘情不由「咿呀」呼叫了一声。

  「啪啪!」那士兵狠狠抽了燕忘情脸上两巴掌:「真他妈的淫贱!被一插就浪起来了!听着,保持这个动作不许变,如果撑不住松手了,今晚就别想回去了,明天光着身子爬到演武场去练兵!」

  「是、是……贱奴遵命。」燕忘情下贱无耻的点着头。

  那士兵双手环抱住燕忘情的一对豪乳,双腿架在她大腿上,开始用力奸淫毫无抵抗力的女将军,十指深深掐入乳肉之中。

  可怜燕忘情很快被干的哀鸣不止,但是她的下体仍然迅速分泌出大量淫汁,从两人的性器交合处哗哗流出。

  于睿无奈的在窗外偷偷看着,她虽然想救燕忘情,但是现在出手是不明智的,她只能默默看着燕忘情受辱。而且她看的出,现在燕忘情并不是在痛苦。

  燕忘情一边喘息,一边连绵不绝的呻吟。她现在本该抛却一切放纵,但是又不敢放松,双手双脚张开努力反撑着身体,肌肉的紧绷令小穴夹的更紧,让那士兵爽的要飞上天去,更加奋力操干。

  「哇呀!」士兵大叫了一声。「呜哇!」燕忘情也哀叫一声。两人同时泄了,精液混着淫汁哗哗洒到地上。

  燕忘情晃了几下,差点摔倒,但还是撑住了。她喘息道:「兵爷,你可满意?」
  士兵失魂落魄的说:「满、满意。可是还不够,你继续保持这样……」
  「什、什么……你……」燕忘情惊慌起来,可是那士兵根本不管,在她身上转了个身,将肉棒转到燕忘情脸上。

  「贱奴,用嘴含住大爷的鸡巴,给我舔硬了。」那士兵竟然用双腿夹住燕忘情的臻首,肉棒野蛮的塞进她的小嘴。同时,他自己的嘴也不停着,吧咋吧咋吸吮起燕忘情挺起的耻丘,把流出的燕忘情的淫水和自己的精液都吃到嘴里去……
  于睿不忍再看这样恶心的淫虐,扭头离开牢房,悄悄回到房间去。

  但是,她的身体明显感到异样,不但全身燥热,而且下体发出阵阵瘙痒。
  「可恶,苏曼莎这个身体……太敏感淫浪了……」于睿咬咬牙,盘腿坐到床上,开始运功调息,平息这个身体上传来的快感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营帐外出现一些声响。燕忘情浑身是汗,跌跌撞撞的走回自己的营帐。

  守在门外的几个狼牙卫兵「关切」的迎上去,扶住燕忘情,露出暧昧的笑容:「将军你怎么啦?」

  燕忘情喘着气说:「没、没事……送我入房。」

  卫兵们笑道:「好,让弟兄们伺候将军休息吧,嘿嘿嘿。」

  他们一边架住燕忘情走进营帐,一边竟然开始剥燕忘情的衣服。

  不久,燕忘情的营帐里就传出声声浪叫,一直到深夜都不停息……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第二天一早,燕忘情面无表情的送于睿出营。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昨日的庄严,而她身边的卫兵们也是恭恭敬敬的,不敢怠慢。

  但是于睿还是看出,燕忘情的眼睛稍稍红肿,黯淡无光,显然昨夜没有睡好。
  于睿暗暗不忍,小声对她说:「燕统领千万要坚持住,总有一日能脱离苦海。」
  燕忘情愣了一愣,想不到苏曼莎这魔女会说出这样的话,只怕是又有什么淫邪的诡计?她冷冷回道:「谢苏长老好意。说到坚持,倒是苏长老要多当心,你离开这么久,恐怕狼牙军几位首领已经急不可待要让苏长老死去活来了呢。」
  于睿听她冷言嘲讽,十分尴尬,只得转身离去了。

  但是一路上,她心中十分惴惴不安,想到一入敌营,以苏曼莎的身份,安禄山多半不会放过自己,在苏曼莎的记忆中,不知有多少回,她完成任务回去禀报安禄山,安禄山第一件事不是听她报告,而是把苏曼莎先扒光开搞,一边淫乱一边听苏曼莎报告。

  虽然来之前就做了心理准备,可是一旦真的面临这样的局面,于睿仍然十分不愿,虽然苏曼莎这个身体已经不知做过多少淫邪的事,可是她的心毕竟是不染烟尘的于睿仙子=.

  心中挣扎许久,她忽然想到,如果要救燕忘情和曹雪阳,要救大唐江山,她就必须抛却守贞的观念,全身心投入苏曼莎的妖女身份,否则,就算是跟敌人做爱,她也会露出破绽被识破不是苏曼莎。

  如今,她也只好凭借智慧,尽力和淫贼们周旋,若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,也只有抛开一切,施展苏曼莎那些羞耻的媚术来取悦男人了。

  心底唯一的慰藉是:幸好这不是自己的身体,再怎么放浪,自己的本体仍然是无瑕的贞女……

  想到这里,于睿抬起头来,大步向前行去。她发现,路两边的叛军士兵,一个个暗地里都用贪婪的目光偷偷瞄她。这也难怪,苏曼莎的身体不但成熟火辣,而且穿的又十分单薄性感,大片露出的肌肤,在阳光下油光闪亮,长裙侧边开衩几乎到腰际,只要步子迈的大些,就可以看到小裤头,双乳犹如耸立的山峰,足有一半是露在衣服外的,挂在乳球上的低胸薄衣仿佛随时都会掉落下来。

  于睿冷冷一笑,干脆扭动腰肢,时不时露出裙底春光,一对喷薄欲出的乳峰随之上下晃动,看的周围的士兵眼珠爆凸,鼻血直流。看到他们的丑态,于睿心中不禁冒出得意的愉悦。

  但是当她已经做好被淫玩的心理准备,鼓起勇气走到洛阳宫中,却被告知,安禄山正好不在。她不由松了一大口气。

  「安……皇上去了哪里?」她问。

  「禀苏长老,皇上昨天一早去武牢关狩猎去了,大概今天傍晚能回。」
  「好吧,我在此等候。」于睿说着,按照记忆中的位置,来到宫中的花园闲坐。

  花园中静悄悄的,似乎很久没有人来。但是于睿却觉察到一丝异样。

  她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。这腥味她再熟悉不过,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。她皱皱眉,向周围一望,很快在池塘边一块大石头上,发现了一滩水渍。

  于睿明白,这当然不是水,是从人的身体里流出的淫物。蹊跷的是,这滩汁液还有余温,显然有人刚刚离开。于睿本不想管这事,因为她知道安禄山的皇宫里每天都有淫乱的事在发生。可是这时,她却瞧见了不远处树枝上,挂着一小条碎布。

  这条碎布是很名贵的丝绸,绝不是一般人有资格穿的。于睿心思一动,想了想,慢慢走向一处假山。

  假山上有一处山洞,于睿记的这里,或者说是苏曼莎记的这里。这山洞里曲折蜿蜒,有好几条岔道,是个藏身的好地方。

  于睿在山洞里走了几步,忽然一双大手从后面将她抱住,然后男人口鼻中的气息喷到她的玉颈上,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  于睿反应极快,头也不回,抬手就是一肘,把后面的男人打的唉哟一声蹲下身去。

  于睿这才扭头一看,惊异道:「少主?」

  这个人,竟然是安禄山之子安庆绪。

  安庆绪揉着肚子,嘿嘿笑道:「苏长老真是辣,这一肘差点打断了我的肋骨。」
  于睿冷然道:「谁知道少主会躲在这里偷袭我呢?」

  安庆绪却胡搅蛮缠起来,说:「不成不成,苏长老要补偿我。」

  于睿问道:「少主要怎么补偿?」

  安庆绪嘿嘿一笑,伸手揽住于睿的纤腰,一只手不安分的往酥胸上探。
  「够了!」于睿感到十分恶心,一运力,甩开了安庆绪。

  安庆绪恼怒起来:「苏曼莎,你想干什么?」

  于睿反问:「安庆绪,你想干什么?」

  她根本不惧怕安庆绪。她知道,安禄山根本不喜欢这个儿子,他器重的是长子安庆宗。但是就在安禄山起兵之前,唐玄宗将宗室的荣义郡主赐婚给他,在长安举办了大婚。到了安禄山造反时,安庆宗在长安没能逃脱,被唐玄宗下令斩首。
  这也算是安禄山遭的报应吧。

  安庆绪喊道:「苏曼莎,我不过就是想跟你亲近亲近,你跟多少男人睡过了,怎么这会儿装起圣女来了?」

  于睿心中也很愤怒,冷笑道:「我跟别的男人睡都可以,但是你不行。」
  安庆绪大怒:「贱货!竟敢如此藐视我!」

  于睿笑道:「不是藐视,而是因为安少主身份不同于他人。」

  安庆绪说:「你是说,因为我是安禄山的儿子?」

  「不错,谁都知道,我是皇上的女人,您身为皇子,怎能染指于我?」
  安庆绪面目狰狞,说:「哼,你说我乱伦?呸,你又不是我娘,连父皇的妃子都不是,你只不过是父皇的一个玩物而已,他根本不在乎你。而且,他一个老胖子,能让你多快乐?你还是跟了我吧,这大燕的江山,迟早都是我的,只要你好好侍奉我,我将来封你做贵妃。」

  说着,他又不安分起来,对着于睿动手动脚。

  于睿却笑起来:「少主,你以为,你真的能继承大燕的江山?」

  安庆绪愣住了:「你为什么这么说?」

  「皇上根本不喜欢你,他曾经好几次对我说,你比你的兄长安庆宗差远了。
  现在虽然安庆宗死了,你成了长子,但是皇上还是一点都不喜欢你,告诉你吧,现在皇上把最宠爱的段夫人封为皇后,就是为了以后把皇位传给段皇后的儿子安庆恩,你什么都得不到。「

  说着,于睿抛下呆若木鸡的安庆绪,走出了假山洞。

  过了许久,安庆绪被一阵轻微的女人呻吟声惊醒。安庆绪咬牙切齿,从山洞里拖出一个赤条条的女人。那女人神志不清,双腿大张,蜜穴里还在汩汩的流出精液。

  「让你的儿子继承皇位?呸!贱女人,要是你给我生个儿子,我倒可以考虑让他继承我的皇位!」安庆绪撩起长袍,露出没有穿裤子的下体,漆黑的肉棒野蛮的插进女人的体内,大肆奸淫起来。

  这个女人,赫然竟是安禄山的皇后、安庆绪的继母、安庆恩的生母段皇后!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「皇上回宫。」安禄山的车驾出现在皇宫门口。于睿认的安禄山的车,他做了一辆巨大的马车,由十六匹骏马拉拽,车厢大的像一间房子,里面桌椅床榻齐全。苏曼莎不知多少次在那车里跟安禄山做那种事。

  于睿仔细观察,发现安禄山的卫队并没有带任何的猎物。她问一名侍卫:「皇上出去狩猎两天,猎物在哪儿?」

  士兵们哈哈大笑道:「猎物就在车里,皇上这次大获全胜。」

  于睿的耳力灵敏过人,安禄山的车还没走近,她就听出车厢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女人呻吟。

  卫兵禀报:「皇上,苏长老回来了。」

  安禄山的声音从车里传出:「让她进来。」

  于睿皱皱眉,不太情愿的登上马车。

  一钻进车厢,于睿立即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。

  一个女人,浑身一丝不挂,而且伤痕累累,双手被吊在车顶上,美丽的头颅和长发无力的垂下。安禄山正站在她身后,双手抬着她的大腿,巨大的阳具大力的抽插着。他们已经不知干了多少次,车厢里到处都是喷洒的汁液。

  于睿差点惊呼起来,因为这个女人,正是天策的曹雪阳啊!

  安禄山对于睿大笑道:「曼莎,你看我这次打猎抓到的猎物怎么样啊?」
  原来他说的狩猎,是去抓美女去了。于睿恨不得一刀杀死他,但此时只有忍住,假意媚笑道:「皇上这个猎物可是上品呢。」

  同时,她心里也有些侥幸。要不是安禄山这时候正在干曹雪阳,只怕就要拿自己开刀了,想不到竟逃过了一劫。

  安禄山一边继续猛操半昏迷的曹雪阳,一边问:「任务完成了吗?」

  于睿摇头道:「没有,于睿不但武功高强,而且非常狡猾,我用尽手段,还是被她逃走了。」

  安禄山没有生气,却问:「于睿相貌如何?」

  于睿心中暗骂一声,这个老色鬼,就惦记着美女。她说:「还算好吧,但是完全不懂风情,无趣的很。」

  安禄山哈哈笑了起来:「曼莎,我听出你嫉妒了,看来清虚仙子比你还漂亮。」
  于睿心里一惊,没有吭声。

  安禄山也没有追问,他突然全身肌肉绷紧,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被吊着的曹雪阳在猛力的撞击下从昏迷中醒了过来,发出阵阵哀声。

  「哦哦哦,我的曹将军,朕又要把子孙射进你的子宫啦!」安禄山嘶吼着,一顿狂冲,大肚子一顶,把曹雪阳顶到了半空中,狂乱的抽搐起来。

  射完之后,安禄山扑通一下坐到床上,气喘吁吁。于睿发现,他眉心隐隐透出黑气,竟是亏损难补之象。

  「这女英雄真是迷人,干了一天,把朕都给榨干了。」

  于睿道:「皇上也该休息了。」

  安禄山笑道:「不错,曼莎你过来。」

  于睿有些紧张,但还是缓步走到他跟前蹲下。

  安禄山摸了摸于睿的脸,然后又把手伸进了衣服里,一把捏住豪乳揉了起来。
  于睿感到全身恶寒,但是曹雪阳和燕忘情还在他们手里,只有全力忍耐。
  「真是可惜。早知道你今天回来,我就少干曹雪阳几炮,给你留着了。」安禄山对于睿淫邪的笑着。

  于睿竭力保持镇定,说:「曼莎和皇上的时间多的很,何必急这一次。」
  安禄山点头赞同,但一直手仍然在胸上揉个不停。他喊道:「来人。」
  立即有几名卫士上车,虽然他们早就看惯了,但是一下看到车里香艳淫靡的景象,还是瞪大了眼睛。

  于睿被当众摸着胸,只能别过头去,装作没有看到。

  安禄山说:「把我的猎物曹将军带下去吧,给她些吃的,然后今天晚上,他就交给弟兄们处置了。可别干坏了,明天还要送曹将军回武牢关镇守呢。」
  卫兵们大喜,嘻嘻哈哈的把曹雪阳放下来抬出去。而曹雪阳在半醒之间听到了安禄山的话,明白被他凌辱一天之后,又将遭受狼牙军一夜的轮奸,不由面如死灰。

  于睿于心不忍,但也只有咬咬牙坚持。

  安禄山又问:「那于睿去了哪里?」

  于睿说:「她要去白帝城十二连环坞,找寻她的徒弟雨卓承。」

  安禄山说:「什么?那宫傲痴迷于睿,他们会不会结盟对付我?」

  于睿暗自好笑,摇头说:「不可能。于睿绝对不会和宫傲那厮为伍。」
  「是吗?那我们应该干什么?」

  「静观其变。」

  安禄山大笑道:「好,那就先把宫傲放在一边,我另有一件重要的事,正等你去办。」说着,终于把手从于睿的衣服里抽了出来。

  于睿见安禄山变的神情郑重,知道一定有大事要发生,于是提高了警惕。
  安禄山说:「徐军师从长安发来密报,杨国忠让李隆基下旨催潼关的哥舒翰出兵,哈哈哈,等他出兵之时,就是我军胜利之日。」

  听到这个人,于睿紧张起来。安禄山的军师名叫徐归道,来历十分神秘,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他拥有惊人的智慧和手段,非常难对付。

  而安禄山接下来说的情报更让于睿心急如焚。潼关是拱卫长安的最后屏障,现在唐军要是盲目出击,等于是将潼关拱手让给叛军。

  于睿问:「那么,皇上要我去做什么呢?」

  安禄山低声说:「打下潼关,李隆基那老儿就不足为虑,但是有一个人让我一直念念不忘,要你去把她带给我。」

  「什么人?」

  「贵妃娘娘杨玉环。」

  「那我马上出发。」

  「诶诶,何必这样着急?让我休息一夜,明日与你好好销魂快活一番再走不迟啊!」

  于睿轻轻戳了一下安禄山的额头,媚意横生的说:「皇上还是好好休息几天吧,曼莎可是想让精力充沛的皇上操哦,嘻嘻。」说着飞快的跑出了马车。
  于睿愣了愣。她看到,车外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白衣白发男子。

  他就是狼牙军第一高手,苏曼莎的师父令狐伤!

  于睿疑惑的问:「你找我?」

  令狐伤说:「是,曼莎,不要去长安。」

  于睿冷笑:「怎么你突然关心起我来了?」

  令狐伤很尴尬,说:「我……毕竟是你的师父。」

  于睿丝毫不客气:「呵呵,师父,为什么你该关心我的时候不关心,这会儿不该关心的时候却来关心了?」

  令狐伤无言以对:「曼莎,我……」

  于睿打算再浇一把油,她凑近令狐伤,在他耳边轻轻吹气,挑逗着他,说:「莫非,师父你也想和曼莎上床?不过得排队,等我把要睡的男人都睡过了,再来陪师父你睡,怎么样?」

  「曼莎,你!」令狐伤怒不可遏。

  「呵呵,别对我发火啊。要发火,你去对安禄山发。不过,你敢对他发火吗?」
  于睿轻蔑的瞥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  令狐伤呆立原地,咬着牙说:「曼莎,你怎么就不明白,安禄山只是利用你,当你失去利用的价值,就只是一个玩物了……」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于睿全力往西赶路,但是还是晚了,当她到达的时候,潼关已经沦陷。守卫潼关的唐军全军覆没,连主将哥舒翰也被叛徒抓住,献给了安禄山。

  于睿穿过潼关来到关中,发现这里已经乱成一团,到处是逃难的百姓。
  「不知道纯阳宫怎么样了……」于睿忧心忡忡,但是此刻已经没有时间去华山了,她马上又赶往长安。

  但是她还是晚了一步,长安根本没有抵抗就开门投降了,唐玄宗带着杨贵妃、杨国忠等人仓皇出逃,连很多皇子、嫔妃都没来的及带走。

  大明宫沦为地狱。宫里所有的男子都被诛杀,女人更加凄惨,统统变成了狼牙军的性奴。

  于睿赶到大明宫的时候,正看到一群蛮族兵在当街轮奸几个宫女。那几个可怜的宫女身上被白花花的精液和红殷殷的血沾满,惨不忍睹。但是蛮族兵根本不管她们的死活,每个宫女身上都压着两三个大汉,在她们身体里疯狂捣弄。
  于睿大怒,喊道:「都给我起来!」

  那些叛军扭头一看,来的是苏曼莎,都露出淫邪却畏惧的脸色,纷纷放开宫女,翘着鸡巴向于睿致敬。

  于睿不理他们的丑态,问:「现在这里谁主事?」

  士兵们指指宫里:「地狼大人在宫里。」

  于睿走进皇宫,立即闻到一股血腥味,大殿前的广场上,遍地血迹。

  有人跟她解释:「今天一早,按照皇上的旨意,要为安庆宗报仇,将李家的宗族、投降的官员全都处死了。啧啧,那叫一个惨,李隆基的姐姐霍国长公主,还有一群的皇子皇孙、官员,都被撬掉了头盖骨,又把心肝挖出来,血和脑浆流的满地都是。」

  于睿走到后宫,听到里面哀叫连连,十分凄惨。

  于睿面色冰冷,问:「那里面在干什么?」

  卫兵回答:「那是宫里的妃子、公主们,正在接客,我军的弟兄们随意干,嘿嘿,不但如此,还把他们的老公绑在旁边柱子上,看他们尊贵的老婆被我们轮爆,您听听,那些男人又哭又吼的,可热闹啦。」

  于睿看到,有两处寝宫围的狼牙兵最多,她走近一看,一处是「梅妃江采萍接客处」,另一处是「皇长孙妃沈珍珠接客处」。她们都是名动天下的美人,想不到被皇帝抛弃,惨遭狼辱。

  于睿不忍心去看,连忙走到内殿。

  她走到第一间屋内,看到了一群光溜溜的小孩,围着一个赤裸的矮胖子。
  于睿看出,这个胖子是「水狼」尹素颜,他虽然是个男人,却爱好娈童,进宫之后,就将宫里的年幼太监们都收罗起来,在此淫乐。

  尹素颜此时正挺着小鸡巴在一个没有蛋蛋的小太监屁眼里插的正欢,看到于睿也不停下,嬉笑道:「苏长老来啦,欢迎欢迎。」

  于睿厌恶的甩头就走,来到第二个房间。

  这里有一对男女,正在赤身肉搏。他们是「火狼」阿依努儿和「风狼」葛尔东赞。火狼阿依努儿是个身材极其火辣的女人,性情奔放,虽然容貌不及苏曼莎,但胸前那对豪乳,却足以和苏曼莎平分秋色。葛尔东赞是个面目狰狞的大胖光头,他不但面目丑陋,而且生性残暴,喜欢吃婴儿生肉,没有人愿意接近他。可是不知为什么,火狼阿依努儿却迷上了这个丑男。他们性交的时候一个尖叫,一个嘶吼,好像是两头野兽,连于睿的到来也没有发觉。如果这时要杀死他们,正是最佳时机。

  但是于睿没有理他们,径直向前走到最里一间。

  「地狼」独孤问俗和他的女徒弟「泽狼」耶律嫣正在一起。独孤问俗舒适的躺在皇帝睡过的床上,让徒弟耶律嫣吞吐着他的肉棒。

  耶律嫣津津有味的含着独孤问俗的阳具,独孤问俗的阳具长度惊人,可是耶律嫣却能整根全部吞下去,阳具深深进入了她的喉道。她嘴里不停的流着白沫,把独孤问俗的肉棒打的湿漉漉。

  如果是平时,于睿一定会觉的恶心,但是现在她却发现,这一对竟然是皇宫里最正常的一对了。

  「哟,是苏长老来了。」独孤问俗跳了起来,向苏曼莎行礼。神奇的是,这个过程中,耶律嫣随着他的动作进退,丝毫没有吐出嘴里的肉棒,继续痴迷的舔吸着。

  于睿冷冷的问:「徐军师在哪里?」

  独孤问俗回答:「军师紧随着李隆基出城去了。本来,我们都要抓住李隆基了,但是忽然冒出两个女人,把我们给挡住了。」

  「两个女人?」

  「对,是浩气盟的可人和恶人谷的米丽古丽,想不到这一对死对头竟然合作了,她们把李隆基护送走了。」

  浩气盟和恶人谷的合作,早就被于睿得知,她并不奇怪,但是徐归道诡计多端,千万大意不得,她决定马不停蹄追去。

  她最后问:「军师有没有说,他们会去哪里?」

  独孤问俗答道:「军师说,他们好像是要去一个叫做马嵬坡的地方。」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ppaaoo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