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其它小说  »  【双奴】(01-02)作者:垂死老头
【双奴】(01-02)作者:垂死老头
字数:461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双奴(一)

  我是在冬天认识她的,就叫她小嬅吧,是在一个业余部落格作家的聚会碰到的,我是介绍美食的部落格作家,小嬅是插画部落格的作家,我们两个都一样是属於玩开心的族群,都随心所欲的经营,小嬅对吃有兴趣,我对画有兴趣,所以会聊到一起也很正常。

  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聊得投缘,之后又约了几次见面吃饭聊天,我们对彼此的瞭解都深入了点。

  小嬅比我小了十几岁,今天二十六岁的小嬅不但是已婚,还是再婚人士,现在的丈夫虽然是个上班族,但彼此相处的很愉快,小嬅是接出版社的校稿工作在家工作,一六五的标准身高,四十五公斤的标准身材,长得又清秀,这样的美女已经死会了固然让人可惜,但也是理所当然。

  小嬅是一个很有看法的人,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却不会很特别要人接受,也很乐於与人交谈、讨论跟自己不一样的看法,很少会因为被说或被念而恼羞成怒。

  我一向不碰良家人,所以一开始跟小嬅的相处很绅士,彼此就只是朋友间的聊聊,虽然等到彼此更熟悉后,就开始有了自然的碰触,但到这里为止,都还是很正常的发展,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小嬅在滑手机时出现的画面。

  那是一张外国女优全身穿着橡皮紧身衣,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的图片。
  小嬅发现我看到了,很大方的给我看她手机上的图片,问我的看法如何?
  「太过轻松了,没有拘束的感觉。」

  我很老实的回答了我的看法,小嬅却是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  「我也这么觉得,这个女生人长得很漂亮,但是这样的束缚方式实在太草率了。」

  「那没有办法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很了拘束的定义,感觉手脚绑住就是的大有人在。」

  从这段对话开始,我们彼此才发现有共通的兴趣,我是个S小嬅是个M,而且小嬅还是个偏好重度拘束虐待的奴,以她的说法就是奴性深重,不配当个人的程度。

  虽然很讶异这样的女孩竟然说自己有这么重的奴性,但我还是很高兴碰到同好,尤其又是属性相对的美女,话题很快的便针对有关拘束和SM的玩法开始讨论。

  之后才发现,小嬅说自己奴性很重不是开玩笑的,在讨论玩法的时候,有好几次小嬅会很自然不做作的进入奴隶的身份,言行都像个低贱的奴隶,整个人充满诱惑,虽然很快便自觉而脱离,但是随着我们讨论的越来越深入,小嬅进入奴隶身份的次数越来越多。有一次在星巴克喝咖啡时,我终於忍不住问小嬅。
  「你老公知道你有这个喜好吗?」

  「我跟他是互虐。」

  小嬅调皮的笑了起来,我才知道,小嬅跟她老公都是M,但是为了满足彼此的喜好,所以两个人会轮流当S的角色,也可以说两个人都是SW。

  「不过这样子的作法还是止不了渴,有时候很希望能被真的S虐呀。」
  小嬅带着点遗憾的说着时,那看着我的表情,带着点确认,我顿时明悟,脱口说道:

  「原来你不只是犯贱,还是发骚呢。」

  说这句的时候,我的心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我本来就因为讨厌麻烦,所以不是很喜欢碰人妻,小嬅虽然很诱惑我,但是我也不是非她不可,而且瞭解小嬅喜好的我知道,我们彼此间的交情,也不会因为这一句话有什么问题。

  因为是事实。

  果然;小嬅在听到这一句时,虽然沈默,但是她用夹紧的双腿和脑袋微微下垂的肢体动作做出了回答。

  看到小嬅的反应,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,拿起桌上的杯子,一口喝完里面剩下的咖啡,只留下冰块后,我把盖子拿掉,杯子递给有点疑惑的小嬅,用只有我们听得到的音量说道。

  「尿到杯子里,现在。」

  听到我的话,小嬅的眼睛先是睁得大大的,然后又变得顺从,乖乖的接过杯子后,双手伸到桌下,先是轻轻抬高屁股,在慢慢的把内裤脱掉。

  自从我们的话题开始转向SM方面后,每次在外面聚会,都会自然的选择远离吧台的角落位置,方便我们看着手机的图片讨论,想来小嬅一开始就也有利用这个环境来意淫自己的想法,只是没有想到被我利用来作为第一次的指令。
  坐在四人座靠墙的角落位置,又用背包挡住旁边的视线,小嬅一边注意周围的动静,一边小心翼翼的脱掉自己的内裤,然后在桌子下将内裤递给我,我用手捏了捏,刚刚脱离人体的内裤还带着温热,彷彿还有着湿意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了。

  接着小嬅拿着杯子到桌下,除了脸色微红外,上半身没有丝毫异常,我也拿着手机随意乱滑,只从表面上看是很正常的两个人,但是桌子底下却有微微的水声及微不可闻的臊味。

  时间很快,大概不到二分钟,小嬅将盖好的咖啡杯放到桌上,用双手恭敬的扶着推到我面前,我轻轻摇了摇杯子,比刚刚还重的重量和微高的温度,表示小嬅确实执行了我的命令。

  我将吸管插进杯子,将杯子重新推回到小嬅的面前,并刻意把吸管对着小嬅嘴巴的方向,猜到我意思的小嬅眼睛睁得更大,小声并且带着敬语的问道:
  「您确定?」

  我点点头,小嬅先看看我又看看杯子,最后低声道:

  「是。」

  在我的注视下,小嬅主动的将手背到背后,弯腰低头含住吸管,将杯子中自己的尿液吸入口中,最后抬头张开嘴巴,表示自己将尿液都吞入肚中。

  那天;我们没有多做什么,就各自离开,只是小嬅多带着一个喝光了的咖啡杯,少了一条内裤,我则多带了一条刚脱下的内裤。

  那天回到家后,我掏出小嬅给我的的内裤,打开一看,在内裤中央的位置有着一股骚味,有点像尿味又不像的微微酸臭味,让我的肉棒忍不住发硬。

  这时小嬅传了赖给我。

  『你怎么知道我敢喝尿?』

  没有问罪也没有生气,只是平平淡淡的疑问,我考虑一下后,回她。

  『不知道,就是这样下了命令。』

  『我没有做怎么办?』

  『我知道你会做的。』

  对面显示了已读,但半晌没有回应,之后才又传了一句。

  『我到家了,小穴一路湿到现在。』

  『发情了?』

  『是。』

  随着简短的回答,还有一张露出的小穴照片,粉嫩的小穴上有着明显的水亮光泽,很诱人也很淫荡。

  『淫贱的骚货。』

  『呜…』

  『我现在好像要…』

  『找你老公呀。』

  『他还没下班。』

  『所以?』

  『求…求求您虐我…………』

  接着这句话后,还有小嬅传来的一个地址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

  收到小嬅传来的地址后,我便出发前往,虽然不碰人妻是我的原则,但是经过与小嬅的沟通以及刚刚的命令后,我跟她就可以算是确定好主奴关系了。
  不是说我们这样太草率,应该说是一种信任吧,所以当我收到小嬅传来的地址时,我没有怀疑是不是诈骗,当然还是有作一些安全措施,但是当我到了目的地后,就可以确定没有被骗了。

  小嬅家是四层楼房的套房,他们夫妻俩住在顶楼,这时时间是刚刚过中午不久,穿着跟早上没变的小嬅在收到我的讯息后很快下楼带我进去,但在小嬅准备带我去电梯那时,我伸手制止小嬅,悄悄指了指楼梯口的位置,小嬅先一愣,立即猜到我的目的,带着我往楼梯的位置走去。

  刚刚在楼下等待小嬅的时候我已经很快的看过周遭的环境,加上小嬅之前也有提到过自己家的环境,让我一开始就有了点概念,当我们走进楼梯口后,更确定这里可以执行我的计画……

  小嬅家的楼梯是兼做为逃生梯的,所以位置在楼房的侧边,旁边就是个小巷子,楼梯间的扶手也是用砖头沏成的女儿墙,不是常见的铁栏杆,人在这里只要半蹲身子后,外侧的人就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而这栋楼房当初不晓得怎么设计的,顶楼只有一间套房,除了小嬅夫妻两人外,平常没有人会上去四楼,其他住户门也大多是利用正对正门,方便出入的电梯,平日里这个楼梯等於是一个大楼的死角,说到这里,大概大家都想到我想干嘛了,很明显的;小嬅也知道。

  在走上一楼与二楼的交接处时,我便把小嬅喊停,小嬅先是身体微微颤抖一下,便转身低头对着我,我轻轻看了她一眼。

  「把裙子撩起来。」

  听到这个命令,小嬅先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才用双手把裙子拉高,裙子底下果然还是中空的,泛着水光的小穴彷彿跟着呼吸一起开合,粉红色的阴唇在阳光下比照片上更加的淫贱。

  我看了一下,点点头。

  「带路。」

  「是。」

  小嬅乖巧的转身,双手仍然拉高裙子没有放下,就这样光着屁股的带着我楼上继续走,一步一步间可以隐约看见双股间的屁眼,还有似乎流到大腿的淫汁。
  走到第二层时,我又再次叫停了小嬅,让她把下半身包含鞋袜都脱掉,上身的衣服敞开露出乳房,小嬅飞快的照做,接着继续上楼,来到第三层时,小嬅已经主动的跪下,等待我的命令。

  「钥匙给我,然后把衣服全部脱掉。」

  「是,主人。」

  这是小嬅第一次称我为主人,让我感觉好像我过了什么考验一样,我先把这个念头放到一旁,接过小嬅递出来的钥匙后,小嬅把全身的衣物脱光递给我,然后赤裸着身体垂着头跪在我面前,双手交叠置於脑后,仰胸挺直着身体大开着双腿,尽力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我面前。

  这个姿势是我之前跟她提过的,我喜欢的奴隶姿势,没有想到小嬅有把这个记在心里。

  「带路,母狗。」

  「汪。」

  小嬅就跟她说的一样,是个奴性深重的重度奴隶,很多事情不用教导,她会很自动的转换身份,听到母狗的称呼后,立刻自觉的以狗的叫声取代发言,迅速的转过身子,全身只有手掌及脚掌尖触地,屁股高高的翘起,屁眼及湿透的小穴这次很清楚的呈现在我眼前。

  看到这一幕,我在小嬅开始带路前,便先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,没有任何前兆的插进小嬅的肉穴。

  「唔………」

  小嬅只是低哼一声,不但没有其他的挣扎,还左右摇晃着屁股任由我的手指插弄她的肉穴,肉穴被手指抽插的水声在楼梯间微微作响。

  我随意的抽动手指,在她的肉穴里到处掏弄,很快便找到小嬅的敏感点,特意在插动和掏弄时针对这里进行攻击。

  一开始小嬅还有摇动屁股的余裕,但很快便撑不住了,在我的玩弄下,小嬅手脚绷得笔直,屁股死命的翘高,不断的听到她喉咙传出的闷响,还有偶尔没有办法忍住的呻吟。

  「走吧。」

  「呜……汪…汪汪………]

  没有让小桦马上得到高潮的打算,对小嬅下达命令的同时,手指还在小嬅的肉穴里适度的刺激着,小嬅一边像母狗一样发出哀鸣声,一边夹着我的手指,慢慢的往四楼爬去,一路上我始终把小嬅的身体保持在快要高潮但又差一点的地方
  走进四楼后,唯一的一扇门就表示目的地,小嬅似乎带着什么期盼,爬行的速度微微加快,原本紧紧夹着手指的肉穴也有点略松,我这时却突然特意的加重刺激的次数,暗自拿捏着距离,然后在快到门口时,不但抽动的次数加快,手指每次的抽动都重重的摩擦着肉穴的某点。

  「呜…!?不……汪………汪汪……………唔……………」

  小嬅顿时停住身子,一样手脚挺直、翘高屁股的姿势,这次更多了意义不明的呻吟声,我无视这些的动作和声音,专注进行我的动作。

  「那、那里………啊…不…不行了………爽……好爽……………啊啊啊阿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在我手指的刺激下,小嬅也忘记这时母狗的身份,加上已经在安全位置的放松感,开始放肆的淫叫出声,而跟在最后我用力插进深处的一击,小嬅带着一声高昂的尖叫后,屁股保持着翘高的姿势,软软的趴在地上,跟着双腿一抖一抖的同时,小穴也喷出透明的液体。

  先放着已经软倒失神的小嬅不管,我找着钥匙开门后,才回过头看去,小嬅仍然翻着白眼,吐着舌头,原本清秀的脸蛋,看上去无比下贱。

  PS:后来小嬅才告诉我,如果我在一楼就要她把衣服脱光,那她会放弃接受我,她不想碰到一个肉欲上脑就连安全都不顾的主人,破坏她的生活,对於这点;我暗地大呼侥倖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真的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我(汗),人生算是迈入新的阶段了,所以我现在算是慢慢开始回到当初写文时的悠闲,加上最近几年来都没有碰到合喜好的虐文,只好厚着脸皮再下来了,请各位多多包涵呐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